藍圖創投侯東:投資的核心邏輯是創新和成長

2019-04-04 11:54 來源:互聯網

侯東認為“創新和成長,是我們看企業一切的基本邏輯歸宿點。”

他和一位優秀的創始人認識多年,2016年這位創始人的公司飛速發展,半年內,連續融了A輪和B輪,并在美國IPO,市值上百億美元,但他卻錯過了這次投資機會。

黑智問他是否覺得遺憾?他說不遺憾,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就夠了。

他是侯東,藍圖創投管理合伙人。在從事投資工作之前,浙大計算機專業畢業的他做過技術、銷售和市場,業績優異但沒有找到工作的激情,直到轉行做投資。2005年,侯東在啟迪創投開始了他的投資生涯。入行第一天,侯東便認定投資是一件自己喜歡且擅長的事情,并決心將它當作生命中的最后一份工作。

十四年間,侯東交出了一份亮眼答卷。據悉,他投資了四十多家創業企業,其中包括多家上市公司、上市公司并購企業和新三板公司,還有多家在準備IPO。

2016年重新出發,和藍色光標董事長趙文權、原順為資本副總裁孔毅聯合創立了藍圖創投,公司基金管理規模逾20億人民幣。藍圖創投是一家專注于消費升級和技術驅動的投資機構,投資方向主要是高科技和新消費方向。高科技方向又包含了智能制造、產業互聯網與企業服務、新材料三個領域;新消費方向,主要是創新品類,例如新國貨、文化教育和數字營銷

在這些投資企業背后的投資方法論是怎樣的呢?近日,侯東向黑智重新復盤了自己的投資邏輯和方法論。

投資邏輯:創新和成長

長長的成績單,背后是一套屬于侯東的投資方法論。這套投資方法論最核心的邏輯是創新和成長。

從經濟學的角度,侯東認為,任何一個市場,長期看都是充分競爭的。充分競爭的市場,從理論上說,毛利率都是會在很低的臨界水平,“大家基本上都不掙錢”,企業唯有創新,才能帶來新的競爭力,才能獲得比其它企業更高的毛利率和凈利率,所以“創新是每個企業每天都應該追求的東西。”

“創新很簡單,就是要有不一樣的。要么你解決了這個市場上別人解決不了的問題;或者是大家都能解決問題的時候,你解決的效率是最高的;又或是在沒有問題的時候,你創造了一個新的需求,創造了一個增量市場。”

侯東舉例,在存量市場上,創新意味著要比別人有經營上的優勢、效率上的提升。“別家企業賣1塊錢剛剛打平,你賣8毛錢還有利潤;在增量市場,創造了一個新的市場,市場在短期內是你的。不論在存量市場,還是增量市場,跟別人不一樣,企業才有核心競爭力,在市場上才有一席之地。”

侯東的“創新成長論”也融入到藍圖創投的DNA中,“創新和成長,是我們看企業一切的基本邏輯歸宿點。反過來對我們自身也是一個要求,我們自己也要不斷創新、不斷成長。”

具體到藍圖創投的聚焦領域,侯東認為高科技更多是技術創新,而新消費可能是結合技術創新之上的商業模式的創新。因此藍圖創投在選擇投資項目時,會看重被投企業具體的創新點,和同行相比,它們有什么獨特的地方和優勢。

對于企業的成長,藍圖創投則會評估這些企業的成長空間和成長的可能性,畢竟只有成長才能帶來收益。另一方面,創新是成長來源最本質的驅動力。不論是新消費、高科技的項目,藍圖創投都是圍繞創新與成長這兩個關鍵節點去評估。

“因為我們投企業,希望企業是創新的企業,有創新點、有競爭力,其實創投機構本身也需要創新,需要不斷去推動各個方面的創新的點。”

在基于創投的核心邏輯不變下,侯東重視投資流程的系統規范化,在募、投、管、退每個環節,注重系統化、標準化和風控的規范,力求在每一個環節都有所提升。

在創新和成長的基本投資邏輯之下,侯東會從團隊、市場、商業模式、競爭壁壘、公司治理五個方面去分析企業,同時結合綜合創始人和創始團隊的專業能力、領導力、事業心等分析一個企業是否值得投資。

另外,企業所處的發展階段也是侯東做投資決策的重要考量,侯東希望能夠在企業實現跨越式增長的拐點前介入,以期能夠獲得十倍以上的投資回報。藍圖創投希望投資的企業能夠有一個10倍成長模型,即在藍圖創投從投資到退出的時間段里,企業收入和利潤有10倍的成長。

藍圖創投希望投資的企業的商業模式相對比較成熟,有標桿客戶,有了一定的收入,產品、技術、服務相對成型;整個公司的團隊,包括團隊、內部管理、供應鏈等方面到了能支持未來公司的快速發展;這個公司的市場空間比較大,能給他這個空間去折騰。

侯東認為,有了這些條件之后,公司就到了一個拐點。“從早期不斷探索,到終于找到一條符合自己的路,并在這條路上,小有成就,然后現在需要錢快速去把這個機會抓住。”藍圖創投尋找的就是這種企業。

尊重創業者,“幫忙不添亂”

在創新和成長這個基礎的投資邏輯之上是創投的基本模式——為投資人創造長期價值,助力被投企業創新和成長。對于藍圖來說,在投資之后,如何去助力被投企業的成長,是為投資人創造長期價值的關鍵。

關于投后管理,侯東也給出了自己的答案:尊重創業者,幫忙而不添亂。

“我們希望我們的幫忙是被動的,真正優秀的企業家,引進一些外部資源就夠了,因為我們做了十多年的投資,背后有眾多上市公司背書。你需要見一個什么人,搞一個政府對接、與大企業對接、尋找戰略合作伙伴,我們可以牽線,其它事情都是由企業家自己去解決。”

藍圖創投不會天天盯著企業,告訴企業家應該怎么做。

“首先是尊重,希望我們投資的企業家,在他的細分領域比我們更專業。可能他們人脈資源方面缺一些,我們可以補上。我們投的企業,基本上有3、5年以上的快速成長,而且創始人很多都是之前創過業,所以不需要你天天去保姆式的噓寒問暖。”

侯東認為“幫忙不添亂”就夠了,如果再加4個字,就是“盡力為之”。

“很多投資人投的時候,發現被投企業的描繪空間非常大、成長快。投完后,才發現行業的特點就要慢,而投資人又沒有耐心,就要求創業者干點別的事。可能1%的人抓住機會了,但99%可能陷到了泥潭里。對投資人來說,一年幾十個項目,失敗1、2個無所謂,他更愿意賭。

但對創業者來說,他的失敗是百分之百的失敗。我們為什么不愿意過多去指導,給企業很多壓力,我們還是有一些建議,如果你特別優秀,都不需要我們建議,因為你在這個行業里是最專業的專家。”

投資叫科學+藝術

有投資人說投資是偏藝術的事情,但侯東認為投資是科學加藝術,

投資方法論、盡職調查、系統管理,這里面有規則、有邏輯、有系統,是科學的部分;而所謂藝術部分,則是在這兩個系統里的節點上,不是可以純理性判斷的,例如對創始人的判斷,比如說領導力、事業心,就沒法量化。

尤其對創始團隊的評估,這一方面每個節點上的評估分析和方法,其實是藝術部分。涉及人的更偏藝術,涉及事的更偏科學。

藍圖創投在評價團隊的標準上,從一開始,更關注企業的創始人專業能力、做的事情跟經歷、背景的匹配度,關注創始人在講創業內容時的邏輯。而現在則更關注企業創始人是不是有足夠的領導力。“因為一個企業要做大,創始人一定要有非常強的領導力,才能帶著人一起把這個事情做起來,再能干的人,靠自己是不行的。”

在談論到高科技創業者時,侯東認為這些創業者容易犯兩個錯誤。

第一是,核心的技術、產品和市場脫節。“很多人說我有一個好的技術和產品,但市場、客戶并不需要,或者是不認可,不是真的剛需,也可能是有的是技術或者產品過于領先市場需求,你就做了先烈。”

第二是,技術比較強,銷售比較弱。例如做技術驅動公司的創始人,技術背景比較強,但可能市場銷售能力相對弱一點。創始人要么自我提升,要么找比較強的銷售能力的人搭班子,銷售能力要跟技術產品匹配上來,這是技術驅動型的公司常常面臨的挑戰。

藍圖創投更加關注創始人的領導力,領導力包含的內容又包括夢想、自信心、胸懷、戰略和執行力不可量化的感性變量,這是侯東所說的藝術。

但另一方面,市場空間等內容,是可以計算的。市場空間是80億,100億又或者是150億,這需要仔細的計算,“而不能瞎拍腦門,未來很大,幾千億,沒用,和你沒有關系”。

“我覺得是科學和藝術的結合,科學是我們的認知系統和我們的方法論,藝術部分是每個人性節點上的一些每天去精進的思考和提升。”

延伸 · 閱讀